首頁 河大新聞網 文藝園地 正文

孤獨的靈魂

t01e727f6d67dcb863b

要說張愛玲是什么樣的人,她不過是普通的女人,不過是蕓蕓眾生中一個孤獨的人,生得一生俗世,卻自有獨道靈魂,看得人間百態,依舊優雅淡然。她有顯赫的家世卻不能享受幸福的家庭。對于忠誠的愛情,她求而不得,亦心生無奈。而文學方面,真真的一身才氣,揮灑人間。她是一個平凡的女性,有追求愛的心靈,但她更是獨立的女性,她自有自在,不受世俗約束,她所承受的不是寂寞,是孤獨背后的深沉,是滿腹的經綸,是拋不開的獨立靈魂。

張愛玲的作品不讀不會了解,一經接觸,便讓人不忍舍棄。她的作品更多的體現“荒涼”,寂寞的人,蒼涼的景,悲哀的故事,在平淡的瑣碎的時光里,一步步陷入深淵,看不見的未來深不見底,讓人害怕。深深地戳入人心,直擊靈魂。她的作品往往給人一種劍走偏鋒的感覺,有一種詭譎,又是另一種特立獨行。她筆下的人物仿佛心理變態,其實仔細想來也是那個時代下的產物,她筆下的女性多是命運多舛,在對愛的渴望與無盡的生活中掙扎,卻終其一生不得幸福。自然也有苦盡甘來的人物,那也只在少數了。

張愛玲對景物的描寫很有感染力,景物的形態描寫逼真,色彩對比鮮明,好似所描寫的景物都能準確地呈現在眼前。第一爐香薇龍的故事中的景色描寫很多,“梁家那白房子黏黏地融化在白霧里,只看見綠玻璃窗里晃動著燈光,綠幽幽地,一方一方,像薄荷酒里的冰塊。漸漸的冰塊也化成了水——霧濃了,窗格子里的冰塊也消失了。”這是薇龍剛搬入姑母家時的情景。將大霧彌散,豪宅融于大霧之中若隱若現的荒涼的景以一種奇特的方式呈現出來,營造了一種奇幻的氛圍。霧靄朦朧下,好似在暗示薇龍走入了這紙醉金迷當中,從此走進荒涼的城,成了悲涼的人。

張愛玲對人物心理的拿捏也很到位,或許因她生于那個時代,懂得不得幸福的悲哀,也因她深厚的文化底蘊才得以將人物的內心世界分毫不差地呈現給讀者。她所描寫的人物生逢亂世,際遇坎坷,沒有身份,地位底下,漸漸地被社會殘害,被自己的內心吞噬。《金鎖記》中的七巧本是麻油店家的女兒,嫁給了姜公館身患殘疾的二少爺,家境富裕卻不幸福。從文中便可以看出七巧的內心,對殘疾丈夫的憎惡,對其他人的提防,在與無生氣的丈夫相處之中,在一家人乃至下人的鄙視下,她變得更加尖酸刻薄、平庸世俗。在最終對七巧內心世界的描寫中充滿著悲涼,透露出她的心酸與后悔。

看過的她的作品中的女性人物,多有一種病態,許小寒喜歡自己的親生父親,霓喜帶著幾個孩子輾轉嫁了三個男人卻不知足……雖令人困惑,卻也在情理之中,大可就是每個人有不為人知的故事,自有悲哀,苦由心生。她們受傳統思想的迫害嚴重,沒有自由,不受尊重,她們有一身的缺點,世俗的,諂媚的,孤僻的,沒有思想的,她們把婚姻當作結果,將自己的后半生都托付于男人,卻殊不知才葬送了這芬芳的年華。而張愛玲卻是很獨立的女性,有現代的思想,以這些故事來反映那個時代的女性問題。張愛玲也有自己的坎坷成長經歷,也有求之不得的愛情,只是后人如何評述,也只不過是過眼云煙了。

華麗的詞藻,看透的心理,蒼涼的景色,張愛玲帶給讀者的不僅僅是故事,更多的是由內里散發出的高貴出世的韻味。

責任編輯:李旭
0

關于我們 新聞中心 我要報料 版權聲明 免責聲明 網站地圖

Copyright 2009-2011 news.hbu.cn. All rights reserved. Best view 1440*900

河北大學新聞中心版權所有,北京中科之源技術支持

冀ICP備05007415號

黑龙江快乐十分app